[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客户端] [齐齐哈尔日报网络版] [鹤城晚报网络版] 新闻热线:14794520003、14794520005 微媒体:13846260500 招商:13796333101
 
   
站内搜索
| 首页 | 国内 | 国际 | 时政 | 经济 | 社会 | 法制 | 文体 | 视频 | 家居 | 影视 | 美食 | 乐游 | 旅行 | 汽车 | 图片 | 娱乐 | 更多 >>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齐齐哈尔新闻网  >  国内新闻
北京燕山驾校资格证考试作弊 督考员念答案 
http://www.qqhrnews.com | 2017-04-14 09:30:19

  据新华网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对从事货物运输的驾驶人员来说,如同身份证一样必不可少。掌握相关法规、报名参加考试,本应该是取得资格证的必要环节,但却被人钻了空子。

  4月13日,在北京房山区的一所驾校,数十人被组织参加了“道路货物运输驾驶人员从业资格”考试的替考,考试现场不仅不核实身份,现场公布答案,甚至连答题卡都已事先被填好。

  替考者参加一个上午两场考试可以获取报酬40元。40元的替考费背后利益凸显,一张代办的资格证,在网上被叫价至1500元以上。

  替考者在燕山驾校考场内参加笔试

   组织

   微信群里征集“充场人”

  4月12日晚,北京青年报记者进入了一个名为“驾校充场”的微信群。建群的组织者正在微信群里公开招募31名考试“充场人”。“充场人就是到处做兼职,替人参加会议、考试什么的,说白了就是替人家干点事儿,给人家撑场面呗。”一名群成员向北青报记者解释。

  “这次是考试,考的和大货车有关,只要男的不要女的。”组织者说完这段话后,没有人再进一步询问要参加的是一场什么考试。“考什么、怎么考,跟我们没关系,照着他们说的做就行。”一名群成员私下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样的“充场”考试每个月会有两到三次,耗一上午“糊弄一下”,几十元钱就轻轻松松进了口袋。

  北青报记者报了名,不到十分钟,31个名额随即满员。一些没抢到名额的人羡慕抢到的人“幸运”。随后,在这个临时群里,组织者通知31名替考者,次日早晨到指定地点集合,前往房山区的燕山驾校参加考试。组织者补充道,考试是开卷,和群成员告诉记者的一样,作为报酬,考完试会给每名“充场人”40元钱。

  4月13日早晨7点左右,按照约定,北青报记者到达地铁4号线新宫站B口。此时,地铁口已经聚集了数十名男子,从20多岁到50多岁都有。北青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在这里聚集的人是被三个不同的组织者召集过来的“充场人”,这场考试一共需要60多人。

  除了互不相识的“充场人”,这些相熟的组织者之间互相叫着外号。“考试结束后,他们会给大家用微信红包转钱,然后群就散了,我们一般不会问他们叫啥,也不会给他们留下真名,说白了,谁也不认识谁。”一名“充场人”告诉北青报记者。

   督考员下发的答题卡上直接填满答案

   出发

   纸条、编号和“新名字”

  4月13日上午8点,“充场人”陆续到齐,几名组织者让这些人排队站好,开始清点人数。点完人数,组织者将大家带上不远处停放的一辆蓝色大巴车,核载60人的大巴车坐得满满当当,最后一排的5人位甚至挤了6个人。

  从地铁4号线新宫站附近出发,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后,大巴车驶进燕山驾校。驾校位于一片平房之中,大门口处有三个摄像头,四名工作人员站在大门外。驾校内停放着几台卡车,供考试人员进行实际操作科目的考试使用。

  大巴车停稳后,几名挂着“督考员”牌子的工作人员走上车,其中一人提醒称,“下了车以后,手机必须关机或者静音,绝对不能把手机拿出来,如果谁把手机拿出来让我看见了,直接没收,三年内不能参加考试。”

  下车前,上述工作人员给大巴车上的每个人发了一个纸条,上面印有一个名字和一个9位数的“考试编号”。纸条的发放是随机的,期间没有工作人员询问纸条上的名字和拿纸条的那个人是否一致。

  “进入考场以后,会有人象征性地问你们要身份证,你们只要说没带就行了,大家看一眼,你们现在就叫字条上的这个名字,记住了。”一位组织者对大巴车上的替考者说。

  上午9点半,60多人被带入了笔试考场,进门前,替考者逐一向驾校工作人员报出自己的考试编号,工作人员在一张单子上进行登记,但是北青报记者发现,期间工作人员并未要求考试的人出示身份证件。

  北青报记者小声询问队伍里多次参加考试的替考者:“如果卷子上的问题答不上来怎么办?”他笑了笑,单手掩在嘴边悄声说,“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考试

   答题卡事先早已被填好

  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考试”。

  待所有“考生”坐下,几名督考员开始分发卷子和答题卡,北青报记者看到,试卷抬头写的是“道路货物运输驾驶人员从业资格理论考试试卷”。

  发完试卷和答题卡,考场里的工作人员多次强调,开考前“不要在答题卡上写任何字,也不要做任何涂改”。随后,工作人员照例宣读了考场纪律,强调“绝对不能碰手机”,而且表示教室内有多个摄像头,“做什么都能看见”。

  约9点35分,考试正式开始。北青报记者看到,笔试试卷共有40道选择题、40道判断题和10道多选题。还未等记者浏览完题目,一位工作人员开始通过麦克风读题,与此同时,公布答案。“大家的目的都是想顺利拿到这个证,只要你们配合,我们就尽量让这件事顺利进行。”

  20多分钟,工作人员便将答案全部念完。此间,大家被允许用笔在试卷上勾出正确答案,但答题卡上依然不能动。意想不到的是,念完答案后,考场内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开始拿着一摞已经填好的答题卡,逐一更换考生手中空白的答题卡,并且让考生把这份早已经填好答案的答题卡“放在卷子下面”。

  这份被偷梁换柱的答题卡上,填写的答案和之前督考员念的正确答案全部一致。但是,答题卡上的名字和编号部分是空白的。按照之前的约定,北青报记者在空白处填上了纸条上的名字和编号。一份看似是满分的答卷已经成形,剩下的是漫长的等待。

  卷子发下来一个小时后,笔试正式结束。考生将试卷和写满正确答案的答题卡一一上交,鱼贯离开考场。

  参加替考的“充场人”在地铁口集合

   细节

   巡考进入考场两分钟后离开

  从外观上看,这似乎是一场完全正规的考试。考生们依次坐定,认真答题,只有替考者自己知道,这场考试还需要一些演技。

  考试曾一度被“打断”,因为在替考者参加的这场考试中,也有巡查人员。在巡查人员进入教室前,督考员停止公布答案,叮嘱考生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要表现出“自己在答题”的样子。

  随后,3名巡查人员进入教室,在考场内来回走动,查看大家的答题情况,但不过两分钟左右,他们便走出考场,直至考试结束也没有再来过。

  考场内的督考员看到巡查人员走远后,继续念答案。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巡查人员穿着便装,考试后北青报记者曾试图向驾校工作人员询问这些巡查人员是什么部门的,但并未得到回应。

  笔试结束后,所有替考者紧接着参加了实践操作考试,考试内容是给卡车更换轮胎和开双闪灯。

  和北青报记者一样,大多数考生此前并未驾驶过卡车,一些考生甚至没有考过驾照,在换轮胎的过程中,大家摸着轮胎随意比划了几下,监考人员看了两眼,在表格上的考生编号后面打了一个对号。

  上午11点,第二场考试结束。成绩并未当场公布。回程的大巴车上,替考组织者告诉大家,第二天还有一场考试,“因为有巡考的在,如果谁明天还想参加,最好换身衣服。”

  当天下午3点多,按照约定,北青报记者收到组织者发来的红包,40元整,与此同时,临时微信群解散。

  组织者在“驾校充场”群里发布替考通知

  调查

   40元替考,1500元卖证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替考者考取的“货运资格证”为“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是货物运输驾驶人员从业的必要证件。根据规定,“道路运输从业人员在从事道路运输活动时,需携带相应从业资格证件”,“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件为全国通用的证件,有效期为6年”。

  根据规定,“经营性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应当符合下列条件:取得相应的机动车驾驶证;年龄不超过60周岁;掌握相关道路货物运输法规、机动车维修和货物装载保管基本知识;经考试合格,取得相应的从业资格证件。

  业内人士介绍,这种证件是区别于B2(大型货车)驾照,如果驾驶员是以开大货车为职业的货运行业者,就必须要考取“货运资格证”。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运输管理局燕山分局了解到,燕山驾校是交通运输管理局燕山地区的“货运资格证”的报名点和考试地点。考试前需要在燕山驾校进行培训,然后报名参加笔试及实践两项考试。

  随后,北青报记者致电燕山驾校,询问“货运资格证”的相关问题。燕山驾校的工作人员介绍,可以在该驾校报考货运(资格)证,报考费用为680元,有一天的培训时间。随即,北青报记者询问,能不能不参加考试就拿证,工作人员回复称,以前是可以不参加考试交钱拿证,但“最近应该不行了”。

  尽管驾校工作人员否认了不参加考试交钱拿证的可行性,但实际上,这条隐藏的利益链并未断裂。北青报在网上随机联系了几名自称可以“代办”货运资格证的商家。

  商家介绍,自己有特殊的渠道可以办到证件,证件签发地为北京,并承诺证件“一定是真的”。多名商家称,办理证件过程中,本人无需参加培训,也不用参加考试,“只要交身份证、驾驶证的照片就可以”。剩下的事情,商家称,他们会安排人完成。

  几名商家并未透露“剩下的事情”和“安排人完成”的具体内容,只是告诉记者,这个证办下来,需要1500元。也有商家要价1800元,客服还告诉北青报记者,“办理的人很多,需要排队到7月份才能拿到证。”

来源:新华网       编辑:姜海燕
分享到:
热点新闻
 
图片视觉
别让摄像头 充当“思...
爱父母 就别让他们开老...
百岁老人乐享晚年
古苑深处春消息
 
24小时新闻排行
· 瓷画收藏方兴未艾 升温态势艺术价值凸显
· 市妇联着重解决“越到基层人员越少”问题
· 奥凯事件引爆电缆行业“潜规则”底价横行
· 北京通州汉代路县遗址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
· 张艺兴:感情我不懂,女人猜不透
· 上海一季度网络订餐约车的投诉成了重灾区
 
热点新闻
老人少年同出游 萌宝潮...
鹤城春来早 百业伴潮兴
春潮涌动农事忙
我们和风筝有个约会
 
社会新闻
· 瓷画收藏方兴未艾 升温态势艺术价值凸显
· 市妇联着重解决“越到基层人员越少”问题
· 奥凯事件引爆电缆行业“潜规则”底价横行
· 北京通州汉代路县遗址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
· 张艺兴:感情我不懂,女人猜不透
· 上海一季度网络订餐约车的投诉成了重灾区
 
国内 | 国际 | 时政 | 经济 | 社会 | 法治 | 科教 | 政策 | 文体 | 视频 | 图片 | 百姓 | 史话 | 便民 | 博客 | 论坛 | 专题

全国最受欢迎的党政报刊社网站殊荣
Copyright © 2004-2016 齐齐哈尔新闻网 WWW.QQHR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齐齐哈尔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黑新网备2332013001号 黑ICP备05007158号-1
通讯地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劳卫路1号齐齐哈尔日报报业集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黑B2-2008097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17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230100000000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黑字第083号